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滋心家园

融我的灵魂与您同行,期待天下爱的共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客有几方面的内容: 1、林孟祥恩师救人渡人的事迹,2、恩师说法资料,3、恩师弟子的心得体会,4、朋友网友间问题交流,5、转载大德智慧之文,6、博主的随想,7、其它。因为进入圈子中要求要注明是否原创,而许多文章都是第一次通过本博发表,所以除了转载的文章外都注明为原创,其实这也都是恩师弟子的原创文章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中国传统文化的光明前景---摘引任继愈先生几篇文章  

2010-07-30 16:58:14|  分类: 聆听真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中国传统文化的光明前景

资料来源:《中国文化研究》    作者: 任继愈     时间: 2009-07-16

    1840年年以后,中国被迫打开国门,卷进世界大潮流;西方文化涌进中国,中国的经济、政治被迫改变,思想文化也随着发生变革。近二百年来,向西方学到不少东西,有我们本来缺少、需要的,也有不少是西方列强硬塞给我们的,选择的余地不太大。新中国以后,特别是近二十年来,我们主动地、有选择地引进外来文化,从生活文化(衣、食、服务等) 到观念文化(文学、哲学、艺术等) ,有的在中国生了根,变成本土文化的组成部分。回顾新中国五十年来的经历,值得认真总结。

 

面向21世纪, 我们的思想文化界要赶上世界新的进展, 与世界发展同步, 我们还有不少事情要做。因为文化有地区性, 有继承性、融合性。地区性带有生活环境的特点, 民族风俗习惯的特点, 语言表达的特点。继承性是指文化不是停止凝固的, 它有发展, 中国今天的文化与几千年儒教文化有关, 西方今天的文化与西方古代基督教文化有关。文化的融合性表现在它的优良部分与糟粕部分总是纠结在一起, 密不可分。如何区别、粹取、提纯, 简单外科手术的办法无法做到, 要用相当的人力、时间去消化、吸收。还要通过社会实践来检验, 然后决定取舍。物质文明建设, 如工业设备等比较容易鉴定。社会制度、法制建设、管理制度等文化的鉴定, 取其所需, 必须实行后才能分辨清楚。精神文明建设, 要有一个时间考验过程。这都是我们进入21世纪的文化建设的责任。

 

历史经验表明, 即使完全正确的理论,如果只被少数先进者发现, 而未被群众所接受,真理也会被当成谬论, 像地动说、生物进化论都曾遭到反对者的磨难。

中国传统文化有无限光明的前景。但是, 光明前景还要群策群力, 积极争取。第一步,把文化中的精华有效地区别出来。第二步, 向广大群众介绍推广, 公诸大众, 使它成为群众共同的精神财富。作为世界文明古国、世界人口大国的中国, 有责任将人类文化之菁华扩散到世界, 以期对世界文化宝库有所贡献

向全世界贡献我们的优秀文化, 丰富人类精神库藏。资料共享是好事, 只有在今天, 21世纪来临之际, 才有可能。因为20世纪的前半段, 中国在世界发言权不多, 到了20世纪的后半段, 中国站起来了, 国力开始壮大了, 才引起全世界的关注。今天, 中国的综合国力蒸蒸日上, 不再穷困落后, 我们讲的道理才会引起世界各国的注意倾听。

一百年前, 严复曾号召“开民智”, 今天看来, 这个号召还未失效。知识经济、信息时代,民智就是国力, 民智就是财富, 脱贫先脱愚, 世界大势所趋, 稍有懈怠, 不可掉以轻心。

 

中国哲学前途无限

资料来源:《中国哲学史》    作者: 任继愈     时间: 2009-07-16

    任继愈在《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》上撰文指出,西方哲学发展由浑沦到分析,又由分析到综合,看来这是21世纪的大致轮廓。对中国哲学来说,我们不能安于自己的浑沦、综合,认为比西方的分析更高明,这是一种误解,一种极端无知有害的说法。从浑沦的统一,经过近代科学分析的洗礼,再进行综合,这个否定之否定的认识步骤必不可少。融合中西,经过新的否定之否定的必由之路,从宗教分离出来的哲学,今天要以崭新面貌,接过当年宗教曾负担过的职能,化解人们心理精神困惑,解答人生的终极追求和终极关怀问题。

 

    文章说,由分散到综合,跨学科、多学科协作将是21世纪学科发展的大趋势。中国哲学的喜欢综合从整体考察的思维模式重新引起人们的重视。但现在还不要过分高兴。因为现代社会要求的综合、整体观,是经过近现代科学几百年精密分析、细致分工的基础上更高一级的综合,不是中世纪原始状态的浑沦、笼统,浑沦是分析以前一种朴素状态。例如,中医将要在21世纪取得大发展,走向世界,就必须经过近代分析化学、近代生理、解剖学、生物学的洗礼,把《黄帝内经》中朴素直观的五行、阴阳、三焦、虚实表里等辨证施治的经验,用科学语言表达出来,才可以丰富医学知识,为全人类造福。中国哲学也面临这样的处境。

    文章说,中国哲学遇到了前人没有遇到的机遇。历史留下的文化遗产十分丰厚,只是过去没有人花力气坐下来认真研究它,缺少细入毫芒的科学分析功夫,有时捧到天一样高,不敢触动它一根毫毛;有时又贬斥得一无是处。这类错误不能再犯了。

    文化有继承性,传统文化抛不掉、打不烂。“文化大革命”中曾捣毁曲阜孔林孔庙,这疯狂行为恰恰是封建迷信的泛滥。中国哲学的封建主义的深层次的问题清理得不够,还要继续清理。

    世界各种思潮一齐涌来,我们对它们要鉴别取舍,要有一个消化吸收的过程。为了鉴别取舍,首先要提高我们的文化识别本领,才不致上当受骗。有的人到外国取经,正赶上某种学说流行(流行的未必是真经),即使是真经,他们用得上,中国拿来是否适用,还要通过实践检验。“五四”以后,我们移植外来学说,有成功经验,也有失败的教训。这些经验和教训都是可贵的教材。(编辑:留白)

 

人类患了“知识结构跛足病”

资料来源:北京日报    作者: 任继愈     时间: 2009-07-16

    人类是聪明的,号称万物之灵,但人类做出的蠢事也居万物之首。从20 世纪的后期起,世界进入经济一体化。 

经济生活几乎不受国界、地区的限制。在世界上一个局部发生了经济危机,很快波及全世界。这种情况,在一两百年以前是不存在的。现在,在全球各地旅行的人都会发现,每一个大的城市百货商店里陈列的日用商品,均来自世界许多国家的工厂制造。结构复杂些的工业产品,如飞机、汽车、船只,它的零部件,都不是出自一个国家和地区的,只是最后由一个工厂总成。这种现象说明生活细节中反映经济的一体化。

现代人正生活在一个充满了矛盾、困惑的世界。表现在诸多方面,仅列举几种现象来加以剖析。

“巧于制作(包括创造),拙于使用”。20 世纪的后半期,工业技术有了空前的发展,人类以现有的手段,自称没有制造不出来的东西。中国古人称赞手艺高明的技术为“巧夺天工”,今天已不成问题。地球由星云演化,要有若干亿年才形成今天的面貌。有人宣称,用原子能弹头,可以在几分钟内毁灭地球好几次。难道一次还不够吗?

人能通过转基因制造新物种,连“上帝”也造不出的疯牛病、工业酸雨等,这些人造新产品漫不经心地出自今天的人类之手。

人亲手造出的产品有时使人类对它无法处理,像某些大国,拥有大量的原子武器,存在武器库,却不知如何使用,不能确定向什么地方投掷。虽然拥有它,却又难以驾驭它,还惟恐别国仿制,科技先进的结果反倒成为负担。

“巧于生产,拙于分配”,也是现代人遇到的新的矛盾。以粮食为例,一方面粮食积压在仓库,陈旧变质,同时又有大批饥民,每年因营养不良死亡的儿童几十万上百万。一方面有能力制造出大量的纺织品,与此同时出现成千上万没有衣服穿的贫困人口,有的整个部族还过着赤身裸体的原始生活。

“物质产品极端丰富,精神生活相对贫乏”,这又是一对矛盾。信息交流空前发达,而心灵隔阂不断加深。由于隔阂,引起误解、敌对、仇恨,甚至导致流血战争,导致死亡的人数不断增加。自然死亡,是生物规律,应无遗憾;非正常死亡,却大大高于正常死亡。这一反常现象,见得多了,习以为常,反倒让人见怪不怪了。医学发达,从肢体移植到内脏移植,存活率逐年提高,几十个专家,费去若干日日夜夜挽救一个生命,手术高明令人叹为奇迹;另一方面,一颗仇恨的炸弹一分钟内毁灭了成百上千无辜生命。人类是聪明的,号称万物之灵,但人类做出的蠢事也居万物之首。

人类自从社会化以后,在不断改变着整个地球,也改变着人类自身

回溯人类从动物演变成人,首先的标志是从自然人、生物人,进步为社会人。这是一个质的飞跃。昆虫(如蜜蜂、蚂蚁等) 也有社会性,但它们的社会性是不自觉的,是本能的,所以只是重复地延续,而没有发展。千万年前的蜜蜂、蚂蚁与今天的蜜蜂、蚂蚁几乎没有什么两样。而人类自从社会化以后,却在不断改变着整个地球,也改变着人类自身。人类的势力不断扩张,挤占了其它物种的生存空间,物种逐渐减少、灭绝。自然界被掠夺,生存环境被人类挤占,应该是重要原因。

亚洲和欧洲人类三千年来的发展的重要标志是他们的宗教和哲学。人类文明起源于宗教,宗教为知识之母,是事实。人类有了宗教,是人类发现自我的第一步。宗教开始接触到人与自然、人与人、现实已知世界与未知世界是什么关系,古今宗教学者都有过认真的探索与解答。

“知识结构跛足病”是弥漫世界的常见病、多发病面

对21 世纪全人类共同感受的困惑,东方西方有识之士都提出了种种构想,试图走出困境。最终发现困境是人类自己制造的,是人类前进中不幸的遭遇。

人类生存在地球上,必须正确看待自己赖以生活的环境,既要改变利用它,又要适应它。

遗憾的是迄今为止,人类的智力主要用于开发自然,为改变世界投入全部精力。近现代一些科技新成就,都属于改变自然的一些成果。至于如何认识人类自己,如何适应自然则注意不够,甚至完全被忽视。我们人类自以为无所不能,却没有估量一下自己的智慧和能力究竟有多大!

人们所遇到的困惑,是由于未能正确认识自己,没有认真反思,一味向外追求的后果。难题是自己出的,只能由自己解答。中国大史学家司马迁说过,他撰写《史记》的目的是“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”。这里提出的“天”包括自然界,也包括自己以外的一切存在,如关于神的信仰等。如何正确处理人与天的关系(之际) 是司马迁二千多年前提出的一项课题。今天还是一个有待进一步探究的古老课题。宗教就是探究“天人之际”这个广阔领域的学问。

二千多年前的庄子,早已指出观察客观的“天”要有全局观点,要清醒地防止人类认识的局限性、片面性。他提醒人们,观察任何事物,不能光从一个角度着眼,从而减少失误。如果只看到向自然索取之利,不见索取之害;只看到战争之利,而忘了战争之害,是极大的错误。他列举了多角度观察方法,提出“以道观之”、“以物观之”、“以俗观之”、“以差观之”、“以功观之”、“以趣观之”等易位观察法,这种多角度的易位观察法,提出来两千多年了,今天看来,并没有失去它的新鲜感。我们今天有些人,还远远没有达到庄子的思维深度,这不能不使人认真反思。困惑的病根在哪里? 就在于对外界注意多,对人类自己的能力认识得少。人类患了“知识结构跛足病”。科技这一条腿太长,而人文科学这一条腿太短。

当务之急,不是把科学这条腿截短,既然已长起来,不可能截短;而是尽快地对那一条短腿增加锻炼,使它加快增长,改善几百年长期跛行的困境。这种知识结构偏瘫症,不是一国、一个地区的偶发现象,而是弥漫世界的常见病、多发病。只有充分发挥人类的积极性,群策群力,持之以恒,才可以有所改善。几百年积累下来的宿疾,并非一朝一夕可以治愈的。一旦奏效,这将是可以影响千百年,造福亿万人的事业。(编辑:留白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5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